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RSS

中国网圈网| 加入收藏夹 设为首页

热门关键字: 中大博学院null企业广州三星行业广东互联网品牌中国

更多
雷格设计
金煌装饰
御美养生美容
利富塑电

新闻调查

首页 > 新闻调查 > 详细内容

记者报道高铁站安检问题 遭派出所值班电话谩骂威胁

2018/12/3 15:54:09 来源:扬子晚报

导言:北京一媒体调查记者杨轩最近几天既愤怒又郁闷。因为那个曾数次骚扰辱骂他的电话在消停了一段时间后,在11月24日夜间又出现了!并且还发短信威胁他。杨轩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在2017年广州高铁南站安检的问题后,分别于当年3月12日、6月22日和今年11月24日多次接到骚扰电话,被恶狠狠地谩骂恐吓。杨轩强调,去年6月22日骚扰电话的号码,就是他在广州南站遭遇安检纠纷报警后,广州铁路警方打来的处警电话。紫牛新闻记者近日对杨轩及广州铁路警方进行了调查采访。

  北京记者一次正常报道后 接到派出所值班电话谩骂威胁  

点击进入下一页

  广州南站的公告。

  北京一媒体调查记者杨轩最近几天既愤怒又郁闷。因为那个曾数次骚扰辱骂他的电话在消停了一段时间后,在11月24日夜间又出现了!并且还发短信威胁他。杨轩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在2017年广州高铁南站安检的问题后,分别于当年3月12日、6月22日和今年11月24日多次接到骚扰电话,被恶狠狠地谩骂恐吓。杨轩强调,去年6月22日骚扰电话的号码,就是他在广州南站遭遇安检纠纷报警后,广州铁路警方打来的处警电话。紫牛新闻记者近日对杨轩及广州铁路警方进行了调查采访。

  紫牛新闻记者 宋南飞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广州南站乘车发生安检纠纷

  将遭遇写成舆论监督报道

  北京一媒体记者杨轩与广州南站的“结缘”还要从去年3月8日的那次乘高铁被当成上访人员说起。以下内容根据杨轩后来的报道整理:那天,杨轩赶到广州南站欲乘坐G68次高铁(11:15开)赶往长沙南站,在过二次安检开包检查时,包里一叠采访资料被几位女安检员搜出拿走检查,身份证和车票也被拿走。为了赶车,杨轩多次催促安检员归还,但遭遇不理不睬。直到11:08才归还。一名自称是领导的安检队长(民警)来到杨轩跟前:“包里的上访资料当然要确认,要给我们看嘛。”整个检查时间长达20多分钟,杨轩觉得事有蹊跷,便要求站内民警调取监控视频,遭拒后要求做口供笔录也被拒绝。

  于是杨轩拨打110报警,并拨打广州铁路公安处及其督查部门电话反映情况。直到下午2点整,一名自称是广州南站派出所的民警来电说,“我们都知道你投诉的事情,你现在要报警有什么目的?对于你投诉这件事,我们不管了,告诉你到此为止。”闻此,杨轩不得不重新购买了下午2点58分的高铁票。直至离开广州南站,杨轩总共在广州南站三楼候车室里耗费4个多小时。

  第二天,也就是3月9日,杨轩将这段遭遇以《记者广州南站乘车被当做信访人员,女安检员夺走身份证和车票》为题,刊发在该媒体官网上。让杨轩意料不到的是,此后遭到多次电话辱骂和威胁。  

点击进入下一页


  记者发微博的截图。

  三次打来电话谩骂威胁

  其中一次对方用派出所值班电话

  杨轩向紫牛新闻记者详细叙述了报道发布之后多次遭遇谩骂的经过:

  第一次接到骂我的电话是132xxxx1147这个号码打来的,对方是男的,在2017年3月12日用2个电话号码(另一个号码已经记不清了)给我电话,他说他在北京,说看见北京共享单车都被破坏了,要向我投诉,要求我给他发稿,我提出质疑,他就说要举报我,要找我麻烦,要找到我给我好看。我知道他来者不善,怀疑是广州高铁南站的民警故意骚扰我。随后我拨打了北京110,110记录了,并要求我注意安全。

  第二次接到骂我的电话(尾号8494)是2017年6月22日晚上11点多,电话里第一句就是不堪入耳的骂人,接着连骂了我七八句后就挂断了。为什么怀疑电话中这个人是民警呢?是因为在2017年3月8日,即我在广州南站乘车被女安检员拦截发生纠纷时,我多次打电话报警后,当时就是这个电话打给我,自称是广州南站派出所民警,是给我回复电话的处警民警。这个号码我就一直保存在手机里。

  直至今年11月24日22:56,第一次威胁谩骂我的132xxxx1147这人,又给我打电话骂脏话威胁恐吓我,又给我发短信……至于他为何数次威胁我,我也不清楚,只能猜测是不是去年的报道让他们不满。

  多次投诉仍未得到解决

  广州铁路公安处:等回复

  2017年6月23日,杨轩在接到骚扰电话的第二天,即向广州铁路公安处督查室做了投诉。

  当时督查室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接听了杨轩的投诉,并承诺给领导汇报后,向杨轩做回复。可是杨轩一直没有收到广州铁路警方督查部门的回复,却在11月24日接到第三个骚扰辱骂电话。杨轩11月29日再次向该督查部门追问投诉的处理情况,得到的答复依然是“向领导汇报,等回复”。

  紫牛新闻记者也向广州铁路公安处督查室询问杨轩投诉的处理情况,该部门答复采访要找铁路公安处宣教室并提供了电话,可是宣教室接听人员一听是记者采访便立即挂断电话,然后记者又多次拨打再也无人接听。

  当事人发微博披露此事

  热心网友想到查对方支付宝

  多次接到骚扰谩骂电话后,杨轩今年11月底在自己的微博中对此事进行了披露。那这两个手机号码打来的谩骂电话,是否为同一人所为?杨轩向紫牛新闻记者表达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一位名为“日月光华cyu”的网友给杨轩的微博留言称,他拨打尾号1147的电话时对方自称是安徽的警察,但通话中能听到其接听别的来电时自称“车站派出所”;经查询这两个电话号码的支付宝头像为同一人,其中一个电话的微信显示为“区某某”,而另一个电话的微信显示为“广南派出所值班室”;拨打广南派出所,对方否认派出所有叫“区某某”的警察或辅警。

  紫牛新闻记者查询发现,尾号1147电话支付宝的姓名为“区某某”,头像为一个年轻男子穿红色T恤站在广州恒大的横幅前。另一个号码的支付宝的姓名为“不”,头像也是一穿红色T恤的年轻男子,两人的长相和发型都十分相像。

  紫牛记者联系广州南站派出所

  其中一个号码是该所值班电话

  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了广州南站派出所,接电话的陈警官非常耐心,她向记者确认其中一个手机号码确实是该所的值班手机,而且该手机号码还在广州南站很多醒目的位置张贴,提醒过往旅客有事可求助。但是这个手机号码并非固定在某个民警手上,而是公用的,谁值班谁用,辅警也能使用。所以去年6月22日晚谁给杨轩记者打的骚扰电话一时也不容易确定。

  紫牛新闻记者又向陈警官提供了通过这两个号码搜索出来的支付宝头像,以及上述两个支付宝的姓名。陈警官很快回电,称广南所曾有“区某某”这个人,是个辅警,但2017年7月份就离职了。所以广南所后来的那些警官并不认识他,也不知道所里曾有这个人。

  而那两个支付宝的头像,经该派出所民警辨认,也应该是同一个人的头像。陈警官表示,如果杨轩记者受到什么伤害,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

  律师

  被辱骂当事人有两条维权途径

  上海京衡律所副主任邓学平律师对此事件谈了他的法律意见,被辱骂的当事人有两条维权途径:或保留证据向法院起诉辱骂者侵犯名誉权,或者直接报警,提供证据要求警方对辱骂者处以行政拘留。至于辱骂者如果使用派出所的值班电话实施辱骂行为,派出所是否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邓律师认为,派出所的值班电话是履行职务用的,辱骂者也是在履行职务时获知当事人的手机号码的,所以派出所也应该承担一定责任。被辱骂的当事人起诉时也可将派出所列入侵犯名誉权的被告。

免责声明:

※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分享到:
[责任编辑:姚小冰]
更多新闻,请关注
中国企业新闻网

标签 :

网客评论

关于我们 | CENN服务 | 对外合作 | 刊登广告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
客户服务热线:020-34333079、34333137 传真:020-34333002  举报电话:020-34333002、13925138999(春雷) 举报邮箱:cenn_gd@126.com
版权所有:中国企业新闻网 运营商:广州至高点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江燕路353号保利红棉48栋1004

粤ICP备12024738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1889号